反套路韩剧《耀眼》:女孩一夜变老的故事也治愈

摘要: ​​在《天空之城》缔造了收视率的“汉江奇迹”后,2019年开年的韩剧似乎都没有掀起水花,甚至连事先被看好的甜宠剧《触及真心》以及翻拍自经典日剧的《Legal High》口碑与收视都齐齐下降。一片低迷中,JTBC电视台月 ...
​​在《天空之城》缔造了收视率的“汉江奇迹”后,2019年开年的韩剧似乎都没有掀起水花,甚至连事先被看好的甜宠剧《触及真心》以及翻拍自经典日剧的《Legal High》口碑与收视都齐齐下降。一片低迷中,jtbc电视台月火档的《耀眼》倒是应和了自身片名,凭借新颖的奇幻设定和老年戏份杀出重围,令人眼前一亮。





女主角一夜变老。



青春类型影视作品中有一种特定的“重返题材”,即让角色通过某种方式穿越回过去并由此体验不同人生,实现未竟愿望;这种通过改变过去而产生的“替代性满足”,本质上还是旨在引发观众对现实生活的思考与省悟。“重返题材”为人所熟知的作品有中韩“一本两拍”的《重返20岁》和《奇怪的她》等等。



但《耀眼》的设定与“重返题材”恰恰相反,是让25岁的女主即时穿越至未来的自己,作为75岁的老年人在现实社会中生活。其中最触动人心的,是片中由实力派女演员金惠子出演的老年人的生活戏份(她与女主角同名)。抛开暂时还不明朗的爱情戏码,《耀眼》甚至可以被看做半部老年题材电视剧。



韩剧的主要目标用户仍是中青年,非主流的老年题材在受众上就先失一手。但《耀眼》中的老年戏份却通过增强代入感、强化同理心、塑造鲜活人物形象的方式,在广大年轻观众中好评如潮。





女主角变老后曾一度拒绝见闺蜜,后来终于能接受变老的自己。



作为曾经的“东亚四小龙”之一,韩国时代发展与社会变迁速度迅疾,代际之间缺乏互相沟通与了解的社会基础。因而老年题材电视剧不受欢迎,一大问题在于题材本身具有隔阂感与距离感;试图让正处于人生加速期的年轻观众理解老一辈的理念着实有些困难,这一点,相信中国观众在观看老年题材电视剧时亦有同感。



但《耀眼》中女主惠子的瞬间变老,巧妙地规避了因年龄以及生活经验所造就的隔阂,拉近了与年轻观众的距离。看着惠子昨天还能和朋友一起聚餐、与家人拌嘴,今天就出现了视力障碍、和年轻人沟通不畅、情绪低迷等生理与心理问题,观众尤其有代入感——他们相信人物本身的真实性,相信人物所经历的事情,继而在人物与情节中投射出对于现实生活的思考。



代入感不仅做到了让观众产生共情,更难能可贵的是它让观众生发出的同理心——一方面,年轻观众能够更加了解当下社会老年人的生活,从而潜在地降低代际沟通成本;另一方面,它恰似一面照见未来的镜子,让年轻观众得以窥见自身的老年状态,从而在现实生活中做到以“预则立”为目的的改变,使其更加从容地应对可能到来的老年危机。





惠子即使变老也坚持穿年轻人时髦的衣服。



除了代入感与同理心外,《耀眼》对于老年惠子的人物塑造是立体的、鲜活的、积极的。当下东亚社会实用主义大行其道,无法为社会贡献价值的老年人是名副其实的边缘弱势群体。在韩国,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依然要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养活自己,更有甚者,一些老年人因为无法谋生不得不走上犯罪道路,为的只是让警察将自己抓到监狱中,而监狱里至少还有一口冷饭。



在这种大环境下,韩国年轻一代愈发戴上有色眼镜来看待这个已被时代抛弃的人群,在他们眼中,大部分老年人的形象是负面的,而后者因为能力与地位双低,亦无法通过主流方式为自身正名。



《耀眼》中的老年惠子,则给年轻观众带来了焕然一新的老人形象。在剧中,她保持着一种“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生活态度:坚持穿年轻款式的衣物,主动为母亲的美容店帮忙,为父亲制作工作便当,为受到歧视的朋友打抱不平。惠子凭借着这份热情与干劲感动了男主角俊夏,也感动了荧屏前的我们。





变老的女主为被小年轻误解的父亲抱不平,并谎称父亲是自己的儿子。



年轻人对于老年群体的偏见,亦有对于自身未来不确定性的焦虑感,他们担心“变老后也变成了自己曾讨厌的模样”。《耀眼》中惠子保持的积极正面的形象,恰到好处地缓解了年轻人的担忧与焦虑。



除了“老龄化危机”以外,《耀眼》清新的奇幻外壳里,包裹了诸如“全抛世代”、“汤匙出身论”等很多社会问题,虚实相映甘苦混杂。它宛如一杯清茶,让观众又哭又笑五味杂陈。这部艺术趣味与社会价值“两开花”的《耀眼》,理应在当下甜宠恋爱、罪案悬疑等高度同质化的韩剧中,变得更加耀眼一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