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去年最不该漏看的韩剧

摘要: 在韩国,兵役制度是「最强爱豆收割机」。每年都有无数粉丝们不得不哭兮兮地把自己的心头肉上交国家。根据消息,即将年满 30 的「国民男友」李钟硕,明年上半年也要入伍了。大家都是掐着日子在倒数离别之日,一脸且看 ...
在韩国,兵役制度是「最强爱豆收割机」。



每年都有无数粉丝们不得不哭兮兮地把自己的心头肉上交国家。



根据消息,即将年满 30 的「国民男友」李钟硕,明年上半年也要入伍了。







大家都是掐着日子在倒数离别之日,一脸且看且珍惜的不舍表情。



最近,李钟硕入伍前的倒数第二部剧,终于开播了。



这部剧不仅让李钟硕心甘情愿的零片酬义务出演,而且,连Netflix都忍不住购买了播出权——



《死之咏赞》
사의 찬미






讲真,香玉已经数不清这个冬天到底追过多少部韩剧了。



每部剧的宣传都噱头十足,男女主自带流量 buff 加成。



但就在各出重磅韩剧的狂轰乱炸之下,这部看海报就似乎很「清淡」的剧,却意外地杀出重围。



一经开播,就冲上了当日韩剧直播收视率TV第一名。



豆瓣评分 8.5。







看到这样的评分,香玉忍不住夸一夸李钟硕挑选剧本的技能。



那是挑一个、准一个、爆一个!



13 年的《听见你的声音》、从 14 年红到 15 年的《匹诺曹》、16 年的《W-两个世界》、17 年的《当你沉睡时》,豆瓣评分都在 8 分以上。



不论是收视率还是口碑,他看中的本子就没有一部是扑过街的。



去年,他还在电影《杀人优越权》中挑战一个变态杀人狂的角色,也让我们看到了他突破自我形象后的更多可能。







而这一次,李钟硕饰演的是历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



朝鲜剧作家金祐镇。



在厚重的历史背景下,他与申惠善饰演的朝鲜第一女高音尹心悳(音同“德”),共同演绎了一段扎根于国仇家恨的爱情悲剧故事。





现实中的金祐镇&尹心悳



故事发生在 1921 年,朝鲜半岛已正式被日本吞并,沦为日本殖民地。



日语被定为国语,朝鲜语被限制教学,朝鲜民众被迫接受奴化教育。



此外,大批朝鲜留学生被派遣到日本留学进修,男主金祐镇就是其中之一。







来到日本后,他联合了一群志同道合的爱国青年,自发组成了一个小剧团,常常在课余时间撰写剧本并排练。



他们心怀家国,希望尽自己之力向朝鲜人民传播新剧与洋乐,用艺术唤醒民众的民族自豪感。







这个历史节点其实很有意思。



1921 年,正值中国新文化运动高潮期。



当时「中国现代戏剧的奠基人」田汉也在日本留学,与郭沫若、郁达夫等留日进步青年共同组建「创造社」,推崇新文学与新戏剧。



田汉回国后,以狂飙精神推崇新剧,创造了大量剧本,毕生都在用创作开民智、促进步。



田沁鑫的名剧《狂飙》,描摹的就是田汉颠沛坎坷的一生。



香玉可能扯得有些远了,说回到剧上来。



男主金祐镇最近正在排新剧本,但却缺少了一位女演员,于是朋友向他推荐了同为留学生的声乐系姑娘——尹心悳。







尹心悳起初是拒绝的。



她出身平凡,靠着公费支持才得以出国留学,因此只求独善其身,并不希望纠缠于乱世之中的意见纷争。







在她眼里,金祐镇就是个不着眼于现实的愤青。



但随着接触的加深,祐镇对于艺术的激情和对国家自由的向往不断感染着心悳。



他就像一股清新的空气,助推着女主心中那团名为自由与梦想的小火苗越烧越旺,两人产生了惺惺相惜的革命情谊。







然而,就当心悳决定要鼓起勇气表达出自己深藏的爱意时,祐镇身边却突然多了一个女人。



一个挂着「妻子」名分的女人。



此刻她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明明感觉得到对方也心仪着自己,他却在要触碰的时候缩回了手。







至此一别,便是五年。



金祐镇听从父亲安排,毕业后回到朝鲜接管了家族生意。



尹心悳如愿以偿,站在了舞台中央,成为朝鲜第一位女高音。







然而,看似各自美满的两人,却都身陷无解的困顿与压抑之中。



金祐镇作为家族中的长子,从小就活在父亲的掌控之中。







父亲觉得合适的儿媳人选,不问过儿子意见就帮他娶回了家;



父亲觉得写作无用,就禁止他阅读、烧毁他的书籍。



金祐镇一次次屈从父亲情感与道德的双重控制,他愤怒压抑却无力咆哮,整日囿于无法书写的孤苦之中。



他只能选择逃,逃出牢笼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只要自由与爱人相守。



但是逃避终究解决不了问题。



父亲用绝食逼自己回家,这对从小不曾忤逆的孝子来说,是无法逾越的枷锁。







同样,尹心悳也有自己的苦。



她虽然表面光鲜亮丽,实际上收入十分微薄,一家四口都等着自己来养活。







然而,当尹心悳为了弟弟妹妹的学费到处奔走时,背后却流言四起,唾骂她为了钱出卖身体。



因为谣言,她丢了许多演出的机会,每个人都不问真相,只知道在背后非议,向她投射来各色目光。







美貌和才华招致毁灭与妒忌,这是社会强压给她最大的恶意。







如果说这些事情已经让她难以负重,那么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来自于家人。



尹心悳的父母逼迫她嫁给爱慕她已久的有钱人,弟弟妹妹质问自己是不是用最下贱的方式换来的钱。



一群吸血鬼啊,一点点吸干了心悳,还要在她疲惫身体上狠狠踩几脚。







如果说继续活着将以灵魂的死亡为代价;



那么唯有慷慨赴死才是两人继续活下去的方式。



在作出决定的一刻,所有过往的痛苦都能释然了。



他不是金祐镇,她也不是尹心悳,他们是天地间没有姓名的诗篇,自由畅快的诞生与消亡。







也许有人不能理解两人选择殉情的结果,总希望能找出美好大结局的方案。



比如金祐镇曾提出可以用自己的钱,缓解尹心悳的家庭困顿。



但心悳果断拒绝了。



女主宁愿自己受苦受难,也不接受男主在金钱上的援助。



因为他们要的是绝对纯粹的爱情。



接受了男主的援助那么这段爱就有了束缚,两人之间就不再平等,心悳要用自己自尊与骄傲的心去爱祐镇。



这个民族已身不由己,这个国家的人民已身不由己,那就只有在唯一可自控的心灵上让它获得自由。







如今身处时代的我们,或许很难理解这种极端的心境。



但若设身处地考虑到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我们就会明白,他们之所以选择死亡,正是因为他们太认真地去考虑活下去这件事情。



两人当初因为对艺术追求和社会理想的认同感而走在一起;



如今面对精神与肉体的分裂,这种美好愿景破碎的失望,让他们难以接受。







是的,留在这个世界出卖掉自己的灵魂就可以「活着」,但他们想要的是「生活」。



可以自由自在相爱,自由自在创作,自由自在高歌的生活。



这个世界给不了他们想要的,所以他们才选择去另一个世界完成内心的永恒。







这是一个悲观但却完满的结局。



当国已不在,年轻人的呐喊,是国家吊着命不肯背过去的那一口气;



当年轻人也不再呐喊,目光变得像垂垂老矣的牛,那么这个国家才是真正的完了。







金祐镇和尹心悳都不甘心成为不自由的阶下囚。



正因为他们选择了死亡,但那不屈服的精神才得以永存。



无论是「人间失格」的太宰治,还是说出「无言的死,就是无限的生」的川端康成;



是「以梦为马」的海子,还是曾说要「认真老去」的三毛......



他们对自己艺术人生的最高献礼,就是自己的死亡,这是他们最后的挽歌。



对于这样的人生态度,我们无需模仿但应当理解,无需认同但必定尊重。



「你现在还活着吗?」



「没有,但是在等待着死,为了真正地活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