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男朋友》文学色彩探究(七)

摘要: 堂堂正正地回答记者的问题确认暧昧关系后的秀贤与振赫,两人会心地对视着。妈妈在办公室内质问为何要这样做。赶紧对自己的言论向金会长做出说明,做回那个对她有价值的孩子。秀贤说:“我想过自己的人生罢了。”妈妈 ...
堂堂正正地回答记者的问题确认暧昧关系后的秀贤与振赫,两人会心地对视着。妈妈在办公室内质问为何要这样做。赶紧对自己的言论向金会长做出说明,做回那个对她有价值的孩子。秀贤说:“我想过自己的人生罢了。”妈妈气得脸色发青。

接下来一堆事情要整理啊。公司宣传部各人对振赫的看法,秀贤的亲密好友张秘书,金部长,南室长各人为这事各自有说不出的担忧或喜悦。两人对自己的感情毫不掩饰了。她亲自到宣传部请各人提早下班,并邀请振赫一起吃单独晚饭。吃饭的时候,他说:“既然现在已经明确是喜欢的感情,而不是暧昧关系。那么我来整理一下关系吧。我不想继续暧昧了。”“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还想继续暧昧一阵。你独自整理吧。”秀贤故作生气。“哈哈,我只是开玩笑。但是我想我们要计划一下我们将来要做些什么。”振赫笑着说,然后讲出了自己的建议。“好像不能全部都完成啊。”秀贤略带遗憾地说。“没关系吧。那个把喜欢的人当成是哥哥的心理,其实是怎样的呢?”振赫不解地问道。“珍惜的心吧。”秀贤显得漫不经心地回应。“怎会是珍惜啊?不是好好应援支持的心吗?”振赫的脸色有点严肃了。“呵呵,你现在是要发脾气了吗?”看到这样的振赫,她似笑非笑地说。“你现在是生气了吗?”振赫很紧张地问道。“来,我给你切一块牛排。张大嘴巴,啊。”振赫赶紧补救。她忍着笑吃下了他送到嘴巴的牛排。为了惩罚振赫,她用牛排戏弄了他一下。振赫以为她会把牛排送到自己的嘴里,张大嘴巴要吃。忽然她撤回了。振赫失望的样子逗得她开怀笑了。所有的紧张和疲惫都被温柔地冲刷了。正如她所说的那一句:“今天开始是第一天。我不想我喜欢的人遭受诽谤责骂。”

金会长发现了崔理事的阴谋。请他自行收拾残局,并且将振赫处理掉。于是,崔理事提议召集紧急理事会并要秀贤为新闻发布会说的话向各位交代。同时,崔理事借李科长的口告诉振赫:“你捅出个乱子了。你以为代表自己能站得住吗?今天开了紧急理事会就是因为昨天的事。”振赫不禁眉头一皱。崔理事直接找到他了。“要么调职,要么离职。你自己选择。代表今天面临的困境是因为你的幼稚导致的。你如果考虑周到,应该承担责任。而且现在公司内部个个都认为你是不当入职的。你是不是不当入职呢?”“当然不是了。”振赫斩钉截铁地回答。他独自想了很久。

下班的时候偶遇她。南室长知趣地避开两人,装拉肚子让振赫顶替自己开车送秀贤回家。车上,她问:“今天工作很累吧。宣传部的工作都比较多。”他说:“并不是那样啊。代表以后万一遇到什么艰难的困境,就请用我们在古巴美好的回忆作为力量去战胜吧。”她有点愕然。

振赫回家后,一直没办法入睡。他决定接受调动去束草分店上班。他心里憋闷着,穿上衣服去江边跑步。一边跑步一边回想起与她一起的时光。“好想她啊。”查了一下她家离自己家的距离。才八公里罢了,比束草离首尔的2个小时车距近多啦。马上掉头跑去她家的方向。“振赫,这么晚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刚好回到家楼下发现他居然在自己家楼下出现。“我,我刚好运动顺便跑来这里。”他竟然有些慌乱。没想到她竟然跟自己相遇在家门口。“哦。既然来了要不要喝一杯再走呢?”她邀请道。“好的。”干脆就上她家看看。进了家门,在沙发旁边发现了那双古巴的凉鞋和他们暧昧关系第一天的红色小球整齐地摆放在小边桌上。他窃喜原来她跟自己一样那么珍视这些小物件。“来吧。我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水。就喝一杯水吧。”她说。“因为第一次有人上我的家。虽然之前张秘书都经常会来一下。但是不会特别招待她,她就会自动离开。”“代表你的家好大哦。没关系。我也会自觉配合你的。”振赫回答。“只是面积比其他地方大一点,没什么温度的地方。”她很无奈地说。 “啊啊哈。这没什么就是刚好想见见你。手机里连两人一张合照都没有。”振赫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从首尔到束草,又从家里跑来这里。每次都是你跑向我。”“我像跟踪狂吗?”振赫笑了。秀贤有点矜持地说“有点像男朋友一样啊。”她莞尔一笑看着他。他的心被触动了。“啊,像男朋友一样。我们合照一张吧。一张合照都没有呢。”小机灵马上掏出手机。“我要镜子照一下装扮一下吧。”“不用了呀。已经很美了。来吧一起拍照。”说着他起来坐到她身边嚓嚓嚓地拍了数十张。“哇你已经拍了很多了呀。”她觉得他有点夸张过头了。“嗯。就是要多拍啊。”他笑着说。整个房子顿时暖洋洋的。灯光的颜色也变得异常温暖。

他在家里满意地看着手机的照片。他跑到水果店,鼓起勇气,打算跟爸爸说了自己调任束草的事情。“抱歉爸爸妈妈没办法帮忙。你一直都很努力地做好自己,也努力地照顾家庭和他人。”爸爸有点抱歉地说。“哪里啊。我觉得自己是出生在富裕家庭了。我提前跟您说是怕吓着妈妈了。无意中跟爸爸一句说:“爸爸,我喜欢的一个作家说过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更好吧。”“嗯。这么讲我儿子喜欢上了谁吧。”爸爸似乎觉察到了。“不是啊。我只是看到他的书有感而发。”振赫内心一惊赶紧解释。”果然,妈妈被他调任的事情吓到了。“儿子,你不是闯祸了吧?怎么忽然要去束草上班。那双女装皮鞋,你是要去卖皮鞋吗?怎么服兵役在江原道,现在连工作也要去哪里啊。什么姻缘啊!”妈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话。妈妈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啊。毕竟一向乖巧孝顺的长子新入职就遭遇调任的事情,并非是好事。“妈妈,没事的。只是因为那边人手不够所以要我去支援吧。等那边工作做好后,我会再回来的呀。”振赫宽慰妈妈说。爸爸这时跟振赫打了个眼色。妈妈好像看到了。“老公,你怎么了?”爸爸赶紧说“没事,我只是肚子饿了吧。”

第二天公司内部通知发到。振赫被调到束草的客房部工作。这等于降职了。振赫把年终计划书给金部长。金部长说:“你早就知道自己要去束草的事,所以一个人加班把年底的计划都做好交给我。”惠仁看到之后马上跑去用计谋拿到了金部长的手机直接打电话给秀贤说了这事。秀贤正在去机场的路上,接到电话后,她想起那天振赫在车内跟她说那些话。“怎么你一直只为别人着想啊振赫。”就这样分离的二人会重新用什么关系相遇呢?她会不会出手阻止他调任?而前夫和金会长对两人的关系是否会再次出手?爸爸的仕途又怎么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