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fanba.cn
韩国综艺、韩剧、娱乐新闻

韩饭D社公开具惠善和安宰贤2年来短息对话原件

韩饭

D社公开的和2年来短息对话原件,原文翻译,比截图更完整一些。
爱过,结了婚

2018年9月1日,两人1年前的短信

女:老公,我睡了,我爱你,辛苦了亲爱的
男:宝贝没有啊,现在才结束,我爱你老婆,我又是凌晨开工
女:我爱你,好好睡
男:我爱你,老婆

2018年9月10日,两人的对话继续

男:(发了一张天空的图)老婆就像天空一样美
女:看到了,真好看
男:真好看,老婆在吃肉吗?
女:嗯,老公我爱你
男:我爱你老婆,我现在正在去呢

2018年9月28日,道歉,和解,速战速决

女:老公,对不起
男:什么对不起?
女:我生气了,对不起
男:hhh,没关系,不要道歉

但是这份爱,没有持续很久
D社入手了具惠善和安宰贤2年来的短信对话。两人的婚姻生活与其他夫妻一样,爱过,吵过,误会过,和解过,然后慢慢疏远。
但是,两人现在正在进行战争。破镜的原因是什么?

(具惠善首先在个人ins公开的短信。D社找到了更深层的背景。除了两人即为隐私的对话之外)

琐碎的争吵

2017年3月,具惠善和安宰贤搬去了京畿道。这是具惠善的意思。从首尔搬去了龙仁。

但,电视剧拍摄期间,两人是分开的。实际上,安宰贤在拍摄《内在美》和现在的《有瑕疵的人类》时,是临时在首尔住的。

具惠善在龙仁的家里进行创作。安宰贤在首尔(租住)的家中往返于片场。具惠善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安宰贤几乎每天都有行程。

两人之间没有特别的“爆点”。也没有很大的争吵。具惠善提出问题的话,安宰贤就接受的方式

例如,2018年10月23日的对话。安宰贤没有遵守约定

2019年3月11日,安宰贤把公司理事带去龙仁的家那天也有过争吵。下面是具惠善在(同一个家)的2楼发的短信

2019年4月30日,安宰贤跟工作人员喝了酒

具:我心情不好,一个电话也没有,现在都1点了,你理所当然的说要喝酒
具:我是理所当然的人吗?请不要无视我
安:对不起了老婆,现在大家都在一起喝,对不起
安:我没喝很多。我好好的呢,对不起了
具:你回来之后,把鞋柜那里分好类,阳台上要扔的垃圾,厨房里的食物垃圾都扔了
安:知道了

是爱情变了吗?

具惠善在家里的时间很多。安宰贤因为行程都在外面。是因为这样吗?按照具惠善的表达,很孤单

1周之后,相同的对话又反复了

安:老婆
具:嗯,老公
具:我很悲伤很孤单
安:对不起
具:什么对不起啊?
安:各种方面
具:你是因为不爱了所以对不起
具:我很绝望,再见,遇见个好人吧(2019年5月19日)

具惠善吐露自己很孤单,偶尔也会烦躁。所以再次交流了“推开”。今年5月到7月,一直反复相同的模式。

然后产生问题的7月1日。安宰贤生日。具惠善发了ins。

丈夫生日那天说想吃牛肉萝卜汤,于是我从凌晨开始准备煮汤,结果他吃了一两勺就剩下了,他去外面跟别人一起开了生日party,看着这样的丈夫,我知道了,那个人的心真的走远了啊

如果我问他“我做错了什么?”,他会说我不够性感,我没有性感的乳-头-,所以他一定要离婚。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以下是两人对话的原件

7月1日,安宰贤的生日

具惠善凌晨开始准备了生日汤。安宰贤说好吃。(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一两勺然后全部剩下了)

至少两个人,到下午1点为止,还没发生任何问题

下午2点,具惠善爆发了。是在她看到安宰贤上传的惊喜生日派对的视频之后。

具:昨天你去xx家(造型师),摇着屁股很开心,然后跟那些人一起喝酒才晚了啊
具:然后回家才没完没了说着要离婚吗。真是让人生厌啊。我说不让你回家了吗?
具:早晨开始熬汤,我真是可惜了我的手啊
具:掐着rutou说不性感想要离婚吗?你要是想被尊重的话,就先尊重一下你的妻子。

安:那个(生日视频)是今天的啊
具:因为你要离婚的话,我都神经衰弱了
安:我去试穿衣服时被祝贺的
具:对我那么生硬,要这样你回家干嘛?我看你在那挺开心啊

安:哎呦
安:在家和在外面不一样,对不起了
安:我正在读剧本呢,过会再说吧
(安宰贤想要通话→具惠善拒绝)

安:我不要
具:为什么?
具:跟我道歉说自己在家和在外面不一样,现在又不想发短信。现在通话更不方便
具:我通话不方便
安:读剧本结束了,吃饭也结束了,现在正在去2轮
具:我一大早给昨天一回来就唱着离婚之歌的人熬了汤,我内心都要爆发了但我忍了,因为是你的生日
具:然后我看着视频才爆发的
具:你昨天不也是跟那些人喝酒的吗。不是吗?

具惠善的爆料,check

8月18日,具惠善公开短信说“倦怠期变心的丈夫想要离婚,而我想要守护家庭”

具惠善所说的最初破裂原因是“变心”和“破坏信任”(她所说的破坏信任的证据是“安宰贤与公司代表骂她的kkt对话”)

之后,她继续爆料说“安宰贤喝醉的状态和女性们通话”“在家时间不多”“没有性感的rutou,所以想要离婚”

目前,只有具惠善的主张,所以到哪才是真相呢?

通过复原安宰贤2年来短信的结果。并未发现他与女性们的特别的对话。也没有值得怀疑女性关系的短信。

安宰贤在家时间不多的主张得到了确认。那也是,安宰贤有拍摄时会去首尔的房子。没拍摄的时候就回龙仁

“不性感的rutou”则是比较暧昧的情况。2年间,两人并没有因为这个问题吵过架。反而是具惠善开过类似的玩笑。安宰贤犹豫了,并且避开了回答。

安宰贤和公司代表“骂”了具惠善什么?以下是对话内容

(중략)

文(代表):代表,会议中很抱歉。他不是跟那个人一起吃饭,而是因为一起去xxx活动,火车票也是隔壁位置,飞机时间也是调整了一起飞,每天没完没了的发kkt,刚才职员姐姐来电话了。不是说100%吗。大家都在误会,所以还是让他小心点比较好。代表,因为这种事情非常抱歉。我会努力工作的。不会损坏公司形象的,我会更慎重考虑一下再联系您的。(复制发送了具惠善发的短信。)

文:我一直让她相信吃过一次饭
安:没有坐飞机的事情
文:火车
安:火车是,暂时与安排工作的人3人一起坐了一会,我就回我的位置了
安:我们分开坐的,我跟姜俊一起坐的(2019年8月9日)
(D社通过复原,确认该短信没有伪造、编造或造假)

文宝美代表将具惠善的主张反问了安宰贤,算是一种查看。而两人对话中登场的“骂”是“啊又说奇怪的话了”这种程度的。

最后,具惠善主张的破坏信任。D社查看了两人对话中出现“信任”这个单词的部分。

是2019年7月11日的对话

具:昨天你不是跟我说要去龙仁冬柏吗?
具:去见圭贤又是因为什么?

安:约好了晚上见面

具:我们还是夫妻吗?太过分了
具:让你好好演戏,我照顾你去清潭洞住,你要是想随心所欲的生活的话,就回来
具:然后以后要去哪里,说实话提前告诉我,用短信
具:你什么时候回来?跟我约好
具:而且我讨厌你在没有经纪人的情况下去造型师家
具:希望你不要去那里了

安:好的,知道了

具:整理好行李,下周一回来吧
具:为什么不回答?

安:我正在考虑

具:你这样失去了信任,这是第几次了,你还说你在考虑?
具:我现在没法尊重你的意见啊
具:希望你能知道,我操心希望你好好演戏,并不是让你这样随心所欲的生活
具: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具:这短信也是跟xx分享了吗?

安:我为什么要分享这个啊

具:那就别做让人误会的行为
具:你什么时候回来
具:我为什么要等你回答,能快点回答我吗?

安:我想再住一段时间

具:不行,如果你要这种方式生活的话
具:你已经从我这里失去信任了

安:我会住到电视剧结束的
具:那你能改变你的行为吗?
安:什么行为?
具:从起床到入睡,你在哪里跟谁做了什么,发短信告诉我
安:知道了,好的
具:希望你集中演技,对我也紧张起来,仔仔细细都告诉我
安:知道了,好的
具:为什么不发短信?
安:我正在看剧本
具:跟谁在哪里?
安:自己,清潭
具:不是说了移动的话,就发短信吗
安:刚刚才到,白天发短信的时候
具:别忘了
具:我现在没法相信你了,希望你能做到最好
安:好,我知道了

爱情与战争中

一周过去了。裂痕已经加深了。2019年7月19日,两人正式谈离婚

具:老公
安:嗯?

具:你是什么什么才变了的?是因为我吧,那个多情可爱的老公去哪了
安:你在喝酒吗?

具:没,就那样待着,我们曾经很有趣的
安:我以为你喝酒了

具:老公你很不幸啊,那个淘气的傻瓜去哪了,我们小乖乖去哪了,对我那么好的小鬼去哪了
安:你在龙仁生活时,抑郁症严重了吧

具惠善的心一直向着安宰贤。但安宰贤,变了。具惠善问了他变了的理由,安宰贤没有回答。两人走上了平行线

具:亲爱的,我们很幸福的,我是你的人际关系很复杂,才抑郁的吗
安:我也不知道

具:我非常非常难受,心理,好像忘不掉
安:是啊,你也很痛苦

具:我哭的撕心裂肺,所以你变了吗?
安:我没法找到理由

具:你走的太远了,爱我的你没了,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
具:给我钱吧,我要独立,你自己好好过吧

安:要给你钱的,那是你的梦啊
具:房子建好后,我要去杨平住,你在公寓里随心所欲的邀请大家来,自由生活吧

2019年7月25日,一周之内,还是原处,具惠善告知说自己无法离婚。

具:我不想离婚
安:我想离婚

具:下决心了吗?
安:嗯

具:给我1亿
安:好

具:老公,为什么变了,再努力一下
安:我好像很难,对不起了

具:我不要,对不起了,离婚自己做不了的
安:跟我离婚吧

具:在我爸爸还活着的时候不行,对不起,我们就像陌生人一样生活吧
具:房子建好之前,我会在公寓生活,你去外面好好过吧
具:我最珍惜我爸爸了,比我的生命还珍惜,所以离婚不行的
具:然后,这里的装修,龙仁的装修,家务活劳动,结婚费用,捐款费用,都还给我

安:全给你
具:谢谢
安:全都…

具惠善的离婚条件又增加了一个,那就是要安宰贤买的公寓。安宰贤进行了反驳。所以具惠善再次拒绝表示很难离婚

具:那么这个公寓也给我吗?你自己赚钱买个新的
安:我还没钱

具:你可以赚钱啊。不是都要给我吗?你不是都要给我才说要离婚的吗?
安:我没钱

具:都给我,如果我爸爸去世的话,我会离婚
具:你以为离婚这么简单吗?你这个不懂事的人
具:结婚是现实,不是随你心意的事情。所以我才说不恋爱要结婚
具:我们不是普通人,你这人清醒一点,不能像抛弃女朋友那样,我不想要离婚
具:房子我这样一直住着就行,所以你清醒点
具:不要轻率的对待你的人生和我的人生。
具:离婚原因,如果单纯是因为你变心的话,会更难的,我不离,你记住了
具:你去找律师吧。肯定会跟我说一样的话的。因为我已经打听完了,你不回复也行,也不要给我打电话,就这么过吧,拜拜~

3天之后(2019年7月28日),具惠善的心又变了,说同意离婚

具:商议一下离婚吧,给我电话,我改变想法了,所以给我电话
安:回家给你打, 我在路上

具:嗯,之前是生气又喝醉说的话,你不要太上心。谢谢你,很抱歉,我爱过你呢,我会尽快搬出去的,谢谢你,跟我一起生活
安:我也很爱过你,房子不用太勉强

具:不,给我一周时间,我会快点搬走,那样我心里才会舒服,在这就跟寡妇似的
安:随你喜欢吧

具:嗯,我会按照你说的做,我尊重你的选择,剩下的是我要承担的,我做好就行,加油
安:加油!谢谢

第二天,离离婚更近了一步

具:首先事实是我打算整理成《安宰贤因为倦怠要求离婚,我决定尊重安宰贤的选择》。而且因为我不想离婚,所以你要给我赔偿金,短时间内我很难再开始工作,你打算给多少?

具:你要用什么理由,我打算按照事实来说

具:我说了之后我工作会很难,相反,离婚本身就会让我没法工作,谁还会用我

具:婚礼捐款3000(万),婚礼150万,井湖洞装修2800万,龙仁装修800万,井湖洞装修1000万,家务活2920万

具:结婚2年,我先按照1天4万,2年算的,包括了照顾猫和管理费用。排除了购买家具各种,生活费,食材费,外出吃饭,婆婆的洗衣机,冰箱,空调也排除了,总共1亿670万,减掉借你的2000万,总共8670万

具:什么时候能给我?
安:明天给

具:好
安:知道了,这是我能给的最多了

具:8月5日我会整理好搬走,下酒菜我会留下
安:你要去哪?

具:这个嘛,跟你无关了
安:对不起,我知道了

具:我太伤心,发不了不好的报道了,我整理成《结婚是珍贵感激的时间》
安:嗯

具:要幸福,不要悲伤,要坚强,一定要幸福
安:傻瓜…对不起

具:有什么可对不起的,我才对不起
安:房子还能盖吗?

具:房子…要盖啊
具:我得让你多么辛苦你都要出去住了啊,对不起

安:我的贷款存折,还可以再贷款的,给你凑满1亿吗?
具:你要是幸福就好了,你才是傻瓜,那是什么啊,没关系

安:好难受,对不起
具:我也是,难受

安:对不起,我没能像个大人
具:我也是,对不起老是生闷气,心里好难受,我以为我好好做你就会回来的,等了又等,你也不回来

安:嗯…好的回忆很多,但伤心的回忆也很多,你听了很多歌,会幸福吗
然后,再次回到原点,具惠善又变心了。说“我不会离婚”“要房子”“净身出户”

具:我不离婚了
安:为什么改变想法了?我不想再生活的这么抑郁了,我要离婚

具:你本来就是抑郁。不是因为我,生活的人生本身就很抑郁,不是我造成的
具:我不离婚,你一辈子住外面吧

安:我的抑郁是因为我自己,我不想说让你负责
具:但我听说是因为我,你克服一下吧

安:那么放过我,我要自己生活
具:给我房子

安:我已经给你9000万了啊
具:是你变心,你净身出户吧

安:这是我努力工作挣来的,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我是有现金还是有什么?
具:9000万是要回对你财产的补偿,你不觉得你太过分吗?

安:我已经负债1亿3000万了啊
具:你把好好的一个人弄成了全国都知道的离婚女人,净身出户吧

安:龙仁的房子卖了我也是赤字啊
具:那就去赚

安:你让我干什么
具:把我的人生毁了,你可不能想要的都要吧

安:我怎么毁了你的人生
具:你算什么毁了我的人生?

安:不要把理由都归咎到我身上
具:怎么了?我怎么了?你打扫过一次家里吗?我一次也没听你说辛苦了这种话

安:你不是收了打扫家务的钱了吗?你不是算好问我要了吗,你又再说什么啊
具:我如果是普通人就无所谓了,我只是证明我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我不是要离婚,我为什么要离婚,你都搬出去了,那就在外面生活吧,我讨厌成为离婚的女人

安:我是为了让你和孩子们(动物们)好好生活才搬出去的,你说杨平房子盖好后就搬走,我才搬出去的
具:谢谢你了

安:这还不够,还问我要房子?
具:你不是说要集中演技吗

具:给我房子
安:当然了,我在那里怎么集中?

具:你毁了我的名誉,那要用什么来还?
安:什么毁了名誉?怎么毁了名誉了

具:因为离婚
安:名誉和离婚有什么关系?

具:我们是普通人吗?是靠名誉来吃饭的人
具:我们是靠名字三字吃饭的人,你为什么这么不懂事

安:离婚了就自己消失了吗?我也离婚了,我也没说名誉的事啊
具:那是你的选择。是我受损失了啊。以后我没法工作了怎么办,做出选择的你按照你的选择活就行,我是受害者,所以给我房子

安:哈
具:你没必要委屈,你自己全国到处去说的你爱我,那就负责吧。那种人露出了本色,我觉得很羞耻(2019年8月7日)

战争,无休止的争吵

具惠善最近的立场是,“不能离婚”。自己想要守护家庭。但爆料却持续不断。

上个月18日之后,她通过ins攻击安宰贤。

具惠善现在,是为了爆料而爆料。其中也存在因果关系的错误

但是大众,确认为她的主张是事实。只听一方的陈述,而不听另一方的。例如,本月3日具惠善发的跟下酒菜有关的ins

“下酒菜,跟我一起生活的时间更长。那个人没有给它喂过饭,没有给它铲过屎,就通知我离婚后将它带走了,我不能离婚。(结婚前开始就是我在饲养)”(具惠善)

到底哪里才是事实呢?这是安宰贤2017年的手机记录。已经复原了

安:(发送照片)我做了一个孩子们的饲料收纳处~!!^^
安:老婆不用弄新的了
具:谢谢了(2017年3月21日)
安:老婆,我订了大份的饲料,土豆上完厕所现在出来了~(2017年5月19日)

具:老公你给孩子们喂饭了吗?
安:给了啊,你也喂了才走的吗?

具:没,我回家后,孩子们假装很饿呢,哈哈哈谢谢你老公(2017年6月1日)
安:老婆啊,我到了,正在给孩子们喂饭。孩子们也上完厕所了,我在家前面跟经纪人吃炸鸡喝啤酒去了(2017年6月14日)
安:嗯,我正在给孩子们喂饭
具:谢谢了,晚了对不起(2017年6月16日)

具:我爱你老公,孩子们的饭拜托啦,谢谢老公
安:知道了老婆,我喂(2018年1月3日)

安:老婆..你在睡觉,我就安静走了,我给孩子们喂饭了,我爱你,好好睡(2018年5月15日)

夫妻之间的事情,只有夫妻知道,但是现在,这对夫妻正在对全国进行直播。已经正式(?)变成“具惠善是受害者,安宰贤是加害者”

就不能更客观的来看这对夫妻的事情吗?这就是D社分析安宰贤手机的原因,至少,这不应该分类为受害者加害者之间的争吵。​​​​

韩饭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韩范吧 » 韩饭D社公开具惠善和安宰贤2年来短息对话原件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