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伯的新娘2017》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6集

摘要: : 河伯的新娘2017/하백의 신부 2017/The bride of habaek : 韩国TVN : TVN月火剧 : 2017年07月03日 : 每周一、二晚间10点50分各播放一集 : Circle:相连的两个世界 : 金炳秀 ...

[剧 名]: 河伯的新娘2017/하백의 신부 2017/The bride of habaek
[播 送]: 韩国tvn
[类 型]: TVN月火剧 
[首 播]: 2017年07月03日
[时 间]: 每周一、二晚间10点50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 Circle:相连的两个世界
[导 演]: 金炳秀(泡泡糖、三剑客、九回时间旅行、仁显皇后的男人、吸血鬼检察官)
[编 剧]: 郑允晶(未生、MONSTAR、阿娘使道传)
[演 员]: 南柱赫 申世景 孔明 Krystal 林周焕 崔宇里 姜河那(特别出演) 梁东根(特别出演) 宋元根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为了久旱不雨的村庄而成为河伯新娘的素儿的故事。

  第1集:河伯大人降临人界初遇神之仆人素雅

  水国,时隔三千年,红水的出现,预示着神界要迎来新皇帝了。大祭司赶紧派人将消息告知河伯大人,河伯得知消息之后,立马与大祭司会面详谈。红水出现七次,就要进行继位仪式了,只要在最后一次洪水涌现前,拿到神石回来即可。距离最后一次红水出现的时间还很长,河伯有机会可以好好玩耍一番。但是河伯拒绝了,他觉得这种毫无意义的仪式行为没有存在的必要,若他能成为王,他一定要废除这仪式。人界是有神的仆人,若是河伯遇到麻烦,可以找神的仆人帮忙,河伯接过了神符,据说只要神的仆人拿到这神符,就能明白一切。此行河伯的随从是南修利,河伯让他为自己准备人界最好看的衣服以及送给武罗的礼物。尹素雅是一名精神外科医生,这天,一名精神病人精神失控,将桌上的咖啡泼向了尹素雅,幸好刘相柳及时赶到将病人带了出去。尹素雅看着桌上的各种催款单,心力交瘁,和刘相柳一起到外面喝酒吃饭。因为医院经验不善的问题,银行也拒开始催还款。尹素雅突然想起自己曾收到一枚来自富二代的戒指,于是她又辛辛苦苦的将当初埋在地里的戒指挖了出来,打算典当抵债,却因为天空的一束亮光昏了过去。原是河伯因为降临的方法出现问题意外伤及尹素雅,河伯看着赤裸裸出现在地面上的自己,无奈之下,只能穿上尹素雅今天弄脏的医生外袍,匆忙离开,在路边遇见了穿着自己衣服的南修利。河伯误以为湖中的喷泉是自己法力作用的结果,得瑟的扬了扬嘴角。却意外看着到了站在湖对面的尹素雅。原来尹素雅因为发现自己的外套和钻戒丢了,打电话通知刘相柳,两人约在公园见面。不可一世的河伯为了偿还自己私自拿走的衣服,问尹素雅想要什么,尹素雅不知缘由,将他当作了一名精神病人,随口说了一句“钱”,不料河伯却上了心。两人拉扯间,刘相柳及时赶到,带走了尹素雅,只留下了一张名片。不认识人类文字的河伯并不知道上面写的是精神病医院的地址。至于尹素雅说的关于钻戒的事情,刘相柳是一个字都不信。南修利得知河伯法力恢复时很开心,急忙让河伯变金子,却发现河伯的法力压根没有恢复,场面一度尴尬。南修利将河伯带到了晚间休息的地方。为了拿下英国人手里那份地皮,公司财务部与银行进行接洽,有家银行愿意为公司好几个项目降低利息,要求是要和代表一起吃顿饭。身为代表的申后羿在考虑之后也就答应了。为了能缓解贷款危机,尹素雅第二天就来到了其中一家银行,接待人员却因为尹素雅的信誉原因,将4%的利息提高到了7%,迫于无奈,尹素雅只能答应。接待人员却并没有因此报以好脸色,让尹素雅从早上等到了下午,虽然烦躁,却还是耐着性子等候。却见对自己冷淡的接待人员殷勤的为另一位顾客,也就是申后羿服务,甚至将利率降到了1%。尹素雅一气之下破门而入,与接待人员发生冲突。申后羿有意为其圆场,不料尹素雅不但不感恩还加以讽刺。几人不欢而散。此时正在外面发医院名片的刘相柳和申后羿的司机发生了冲突,弄换了车子的雨刷。尹素雅只能抚着额头,不知该说什么。南修利和河伯决定去有神门的土地,去见神的仆人。此时他们还不知道,那块土地的主人就是尹素雅,而尹素雅正想法设法的想将其卖出去。两人刚赶到地方,尹素雅开着车子出现了。河伯意识到对方就是自己想找的仆人,行事向来随心所欲的河伯,觉得哪怕不用神符,也可以用魅力征服对方。不料素雅竟然拍开自己的额手,驱车离开,情急之下,南修利舍身拦车,误以为自己撞上南修利的尹素雅,让两人上了车。一路上河伯都在观察尹素雅开车的动作,南修利已经睡着了,因为导航出错加上车子没油,几人被迫停车。尹素雅准备下车去找人帮忙,被河伯拦下,河伯看出了她的疲倦,强制性的将她丢人车内,心安理得的让南修利去找人帮忙。尹素雅撑不住就在驾驶座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却发现河伯依旧在车外站着,心有不忍的尹素雅让河伯坐上车等人。河伯几次三番的表明自己河伯的身份,可是尹素雅却觉得自己和河伯难以沟通。耳朵受不了河伯的荼毒,尹素雅决定下车一起去找人帮忙。两人走着迷路了,返回途中,竟然遇见了野猪。尹素雅当即拉着河伯跑了起来,躲进了车子的后备箱,她因为害怕,缩进了河伯的怀里,毫无自制力的大喊大叫,并紧紧的抱住河伯。河伯第一次看到一直处于冷静强大的尹素雅露出这么脆弱的一面,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能抱着她无声的安慰着。狭小的后备箱里彷佛有什么特殊的情愫在酝酿。此时,南修利终于找到了人帮忙,对方是个猎户,出手解决了野猪,一群人才得以安全。晚上,是河伯亲自开车送几人回去的,虽然是第一次开车,但是感觉还不赖,河伯如是说。河伯再一次提起了关于神与神的仆人的约定,如果尹素雅拒绝,那她会很辛苦的。尹素雅却不以为意,她现在过得就很辛苦,所以就算河伯说的是真的,她也不在乎。河伯见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决定采用那个特殊的方法,河伯靠近尹素雅,将其拉入怀中,对着尹素雅的唇亲了下去。南修利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是,河伯此时已经没有神力了,那么仆人的觉醒是完成不了的!

  第2集:素雅畏水崩溃哭泣河伯跳水救马孝烈

  尹素雅跑回家,满脑子都是自己和河伯亲吻的画面以及河伯对自己说的话,尹素雅极力的想要忘掉这段记忆,却依旧平复不了内心那奇异的心情。她懊悔自己为什么会沉迷在河伯的吻中,还闭上了眼睛。另一边,申后羿还在忙土地购买的事情,其中5000坪的户主是沈会长,沈会长此人明明坐拥亿万财富,却吝啬的让人发指,就连地上五毛钱,他都会拣起来。申后羿决定亲自去和沈会长谈谈,但是他心里明白,这5000坪土地的购入会花更多地费用。第二天一大早,为了能获得足够的钱维持两人的生活,南修利将河伯带到了一个轮滑比赛现场。河伯的学习能力很强,只要看一眼就能轻易的做到更好。为了不让南修利饿肚子,河伯勉为其难的报名参加了比赛,可惜河伯从来都是个不知道收敛光芒的人,他表现的很出色,让主持人误以为他是个职业选手。原本一切都好好的,但是河伯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尹素雅,素雅为了昨天的亲吻时间,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早上醒来已经十点,脸上还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她在刘相柳聒噪的提醒下,决定出门运动,这才遇上了比赛中的河伯。尹素雅行踪暴露以后,转身就跑了,河伯不顾比赛,踩着滑板就追了出去,却依旧被尹素雅跑掉了。比赛黄了,南修利很伤心,这意味着他将继续饿着肚子,但是他不敢怪河伯,因为河伯本来就只是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神。尹素雅回到医院,听见刘相柳在担心雨刷的费用,她让他别动小心思,就坦坦荡荡的和对方说“按保险来吧”。之前尹素雅一直在负责一个名为马奉烈的精神病人,对方家长准备为其办理住院,需要尹素雅签字,素雅点头表示知道了。还不待素雅松口气,建筑物的代理人房部长过来通知,以后要上涨五千万的保证金,素雅立马跑出了医院去追房部长。却在斑马线处为了帮助一个老人,没有追上。但是这一幕被来找沈会长的申后羿以及来找她的河伯看在眼里。河伯误以为对方是来接自己的,信誓旦旦的和素雅讲着自己的需求,还想着要登堂入室。南修利苦着脸站在一边,却不敢阻止。苏素雅忍无可忍的将南修利拉到一旁,让他不要再纵容河伯,带他去住院检查。南修利表明自己与河伯已经无家可归,希望尹素雅可以收留,可是素雅因为童年一些不美好的经历特别反感这种善意的行为,拒绝了两人,几人不欢而散。素雅转身和刘相柳打电话的时候听到了特殊的声音,她当作是自己幻听。南修利在五十几年前在人界埋下了黄金,带走河伯去寻,却发现犁地已然建筑高建,金子的踪迹难寻。两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正在餐厅吃饭的乞神周杰林意外的瞥见了河神,悄悄的跟了上去。乞神和河伯有过一段渊源,他曾向河伯挑战,输了却划伤了河伯的脸,逃到了人界。乞神强吻了河伯,得知对方已经失去神力,癫狂道河伯你就要大祸临头了!申后羿其实是沈会长的侄子,沈会长有个孙女申紫夜,混迹于娱乐圈,跟申后羿特别不对头,可是后羿压根不把她放在眼里。申后羿跟着沈会长进了办公室,他表明了来意,两方协商之后,申后羿以市场价的七倍买下了那5000坪土地。正当沈会长想要获取更大的利益时,尹素雅为了保护医院的店面,闯了进来。素雅看见申后羿也在办公室,顿时浑身不自在,没有多说就离开了,沈会长称明天交不上押金就搬出去。在等电梯的时候,素雅又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她依旧当这一切是幻听。素雅很快就收到了马奉烈逃跑的消息,明明不想多管闲事,可是素雅还是出去找人了。此时的河伯和南修利因为钱不够,只能坐地铁,河伯意外在一名女子的手机上看到了武罗的影像,不自觉的跟着她下了地铁,等南修利和河伯反应过来的时候,地铁已经开走了。河伯站在站台却意外的见到了逃跑的马奉烈,马奉烈有强烈的感应,他觉得河伯就是自己要找的神。于是他和河伯回到了江汉,还买了很多好吃的带过去。河伯觉得自己是神,不需要进食,但是他忍不住吞咽口水,紧紧的盯着对方递给自己的鸡腿。马奉烈趁机拍了自己与河伯的合照发到了ins。马奉烈因为河伯的话情绪变得激动,他一面相信河伯是自己要找的神,一边又不相信河伯否认自己的人生观。本就处于情绪崩溃边缘的马奉烈在尹素雅出现的那一刻,更是出现了自杀倾向。但是尹素雅却不敢走近河边,因为她畏惧水,打从心底的畏惧。尹素雅的过去并不幸福,十四年前,她就跳海自杀过,被河水紧紧包围的窒息感,黑暗,冰冷,她永远也忘不了。但是马奉烈却觉得素雅是个虚伪的人,一直说要拯救自己,却都不敢真的行动。看着马奉烈越来越靠近河边,素雅无助的哭了起来,却丝毫不敢靠近河边一步,就连拿手机报警的手都在颤抖。马奉烈最终还是跳水了,素雅自暴自弃的想要过去救人,却被河伯拦了下来。河伯发现了素雅的异样,本不想因为人类下水的,可是他看到素雅那无助的样子,跳下水将人救了上来。马奉烈还活着,这个事实让素雅开心的哭了出来。河伯看着在抓着自己衣服在自己身上哭的素雅,他表示自己真的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了。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跳下水的那一刻,素雅内心有多害怕。空中似乎有声音一直在重复:这就是命运啊。

  第3集:河伯武罗再相逢

  尹素雅打电话让医院的人将马奉烈带走了以后,和河伯道谢,河伯的表现很是冷淡。她发现河伯就住在河边的气垫帐篷里,很惊讶,却没有做好带河伯回家的准备,再次道歉就离开了那里,河伯没有阻拦。但是尹素雅的耳边再次传来奇怪的声音,指责自己忘恩负义。尹素雅打电话给自己的好朋友,将自己幻听的情况说给她听,素雅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太累了,可是最近幻听的次数越来越多,她不得不重视。炎美觉得是因为素雅自己的实际行为与自己的意识相反,才会产生这种幻听,只要顺着心意来就会好转。据素雅所说,那个有病的河伯是个内心幼稚而又温暖的人,在对方对自己有大恩的情况下,拒绝对方的要求,才会产生类似于忘恩负义的幻听。为了生活,南修利是在一家店里面打工,他发现河伯最近饿得次数越来越多。河伯一开始还很抗拒吃人类的食物,但是最终还是欲望战胜了理智。尹素雅被幻听越来越严重,她不得已来到河边找河伯,希望河伯不要再把自己当作神的仆人,她可以帮河伯联系自己导师进行治疗,因为自己能力有限,只能做到这里。河伯摇了摇头,对尹素雅一直否认自己身份的事情感到无法理解,他当然不明白一个人类在没有任何的前提条件下相信这个世界有神,而自己还是神的仆人,所以他每天都在想素雅,想她究竟为何会如此愚笨。河伯告诉素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是她可以完全相信的人。素雅再次默然,留下一句,改变主意了就来找我吧。素雅安慰自己已经尽了全力,所以幻听不会在出现了,可是坐在办公室里,她还是听得到桌边的仙人掌在说话,尹素雅被折磨出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尹素雅想起河伯和自己说过,“不接受当神的仆人,就会经历一切”,难道幻听也是需要经历的一切里的吗?素雅再次陷入烦躁的情绪,她甚至怀疑自己也快要疯了。刘相柳觉得最近的素雅很是狂躁,却不知道原因。烦不胜烦的素雅走出办公室,接过了刘相柳手里世云大学“同门之夜”的邀请函,刘相柳建议她借这个机会和朋友好好吐槽一下自己最近的烦恼,说不定会好受一点。素雅穿着高跟鞋去参加同学会,却发现地点在很偏僻的山上,脚酸的她遇到了申后羿。习惯性的拒绝了申后羿的帮助,申后羿没有意识到素雅的口是心非,让人开着车就走了。素雅误以为他是故意逗弄自己,更加的讨厌申后羿。河伯在大电视再一次看到了武罗,但是依旧不知道去哪里找武罗,于是他带着南修利去医院找尹素雅,却发现尹素雅不在,去ground酒店参加大学同学会。到了地点后,素雅才知道申后羿是大自己两届的前辈,同学还在一边讲申后羿的各种优点以及成就,听得素雅只翻白眼,不小心便多喝了几杯酒。素雅刚否认和申后羿认识,就见申后羿走过来和自己打招呼,面对同学们诧异的眼神,素雅皱着眉走开了。申紫夜和素雅一直互相讨厌,素雅原想躲开她,不料申紫夜故意嘲讽她,两人在楼梯口怼了起来。素雅忍受的住所有的嘲讽,却无法接受她拿自己父亲的事来说自己,忍住想打申紫夜的冲动,将对方手里的玫瑰狠狠地投掷在地,离开了会场。申紫夜依旧不肯放过她,尾随素雅离开了会场。却在一楼大厅被河伯拦住,河伯狂妄的称素雅是自己的女人,只有自己可以欺负。河伯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素雅的身上,又为她拦了出租车。河伯不知道素雅家的地址,只能将素雅带回河边自己的住处。南修利腼着脸皮让素雅为河伯买了个手机作为感谢。回去的路上发现素雅穿着增高鞋不好走路,河伯让对方挽着自己以防摔跤。两人在河边坐着,河伯指着广告牌告诉素雅,那就是神界的女神武罗,素雅告诉他,那是韩国的女神慧罗。河伯告诉素雅,只要她带自己去武罗的地盘,那么她就可以不再当自己的仆人。素雅将河伯送到慧罗的广告里的度假村以后就后悔了,但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河伯进去,她心里默默祈祷武罗不在这里,不幸的是,申后羿告诉她,武罗就在里面拍广告。素雅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看见和保镖扭作一团的河伯,素雅赶紧上去帮忙,却被推翻在地。河伯顿时就怒了,挣脱了保镖的包围圈,将素雅纳入了自己的保护范围。武罗此前一直冷眼的看着以狼狈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河伯被打,却发现他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牵女孩子的手。走到二人面前,看着河伯牵着素雅的手,打了河伯两巴掌,河伯还没来得及反应,素雅生气的将武罗大骂了一顿,指责她不该平白无故的打人,带着河伯就离开了现场。素雅决定带着河伯来找炎美,告诉河伯,炎美就是可以见到神的人,河伯不疑有他。河伯很快就知道了是素雅带自己来见炎美的真相,他莫名的有些生气,告诉素雅这次是最后一次,他以后再也不会找素雅了。素雅离开的时候被神秘人绑架到了天台,被在楼底的南修利看到,南修利打电话通知河伯。河伯扭头就看见了从落地窗口掉下来的素雅,手机滑落,身体就冲了出去,也许是命运,也许是缘分,河伯消失的神力在这一刻爆发出来。河伯抱着素雅安全落地,素雅愣愣的看着河伯,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

  第4集:河伯住进素雅家武罗拒绝交出神石

  尹素雅被河伯救下以后就昏迷了,被河伯带到了河边的住处。素雅在梦里重温了自己被挟持再被推下楼的场景,最后画面的定格在河伯的脸上。素雅尖叫着醒来,见到了守在自己身边的河伯和南修利。她不敢相信河伯真的是神,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能救下高楼上掉落的自己,素雅只能逃避的离开这里。素雅再次想起今天差点杀死自己的人,她走在路上,总觉得身后有人,最后还是河伯将她送回了住处。河伯的神力又消失了,这让南修利很是伤心,他还以为自己可以结束这食不果腹的日子。南修利拦住了想要离开的河伯,将他推进了尹素雅的家门,并警告尹素雅,既然把神请进了家门就不可以把神推出去,不然好运散尽,一辈子都不会幸福。尹素雅将两人安排住到楼顶。晚间睡觉的时候,南修利打起了呼噜,而河伯站在天台上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在尹素雅家门口出没。如果南修利还醒着,会发现这个人就是推尹素雅下楼的凶手!第二天大早,尹素雅先将南修利带下楼吃饭,喂饱了她的肚子,然后转身上楼想问清楚河伯到底是不是神,神力又是怎么回事,到底有什么特殊情况。河伯从水国来到人界这么久,都没有泡过澡,一时没有忍住,在天台洗起澡来,尹素雅闭上眼睛,让他穿上衣服,告诉他大庭广众之下洗澡是会被送进警察局的河伯心不甘情不愿的穿上衣服。却在素雅离开后,再一次在楼底看到了一个神秘男子的身影。自从河伯来到自己家以后,素雅的确没有再听见那些奇怪的幻听声音,但是她依旧怀疑河伯是神的事实。神经衰弱的素雅甚至怀疑自己经历的一切是幻想,坐在医院里听着刘相柳的叨唠,素雅终于忍不住起身出去吃饭。却在楼底遇到了南修利和河伯,原来河伯想找武罗,却觉得身上的衣服太寒碜,特地来让素雅给自己买衣服。素雅因为经济问题,却又没办法拒绝河伯,只能将他带到百货市场买了一套衣服。吃饭离开的时候,河伯觉得有人在暗中跟着自己和尹素雅。另一边,武罗正拿着素雅当初给的名片发呆,被申后羿看见,申后羿说她是一个好医生,武罗却说素雅是一个无礼的女人。申后羿喜欢看搞笑节目,最近也学了几个段子,企图用来调节气氛,却发现效果不佳,但是他乐此不疲。他最近在忙度假村建设的事情,意外发现尹素雅家的那块石头地也在规划的地图里。素雅知道自己的石头地可以卖出去,而且买的人还是申后羿以后,很是得意,将价格抬到了五倍,并声称没有五倍就不卖。其实申后羿给她准备的价格是原土地的七倍,为了逗逗素雅,他就故意说了出来。素雅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愤恨离开。申后羿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于是追上了尹素雅,将之前就准备好的合同拿给素雅过目。素雅很是惊讶。素雅心情愉快,觉得自己马上就有钱可以离开韩国了,于是开心的拉着刘相柳去喝酒。喝了酒以后,两人又跑到ktv唱歌。河伯来找武罗,他警告南修利不准把自己神力消失得事情告诉武罗,但是武罗却在暗处听到了二人的对话。河伯也不再隐瞒,让武罗交出神石,并帮自己找到飞廉和朱东,顺便让自己住进她家里。河伯对武罗超乎想象的信任,所以他没有想到武罗会拒绝自己的要求。武罗说神石给不给由守护神也就是自己说了算,现在河伯没有神力,已经没有资格当王了,所以她拒绝交出神石,至于飞廉和朱东她不知道他们在哪,也不会让河伯住进自己的家里。河伯很是生气,他大声质问武罗,要怎样才会把神石交给自己。河伯从来没有凶过自己,武罗被吓到了,愣愣的说把网络上的所有喷子举报,并在新闻发布会上当自己的保镖。河伯离开了,虽然他不知道武罗的要求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南修利明白就够了,于是他答应了下来。回到家以后,南修利先和河伯解释了一下什么是喷子,然后教他如何举报。因为河伯不认识字,所以南修利准备了一本识字书籍,让河伯先认字。河伯学习能力很强,虽然赶不上正常人的阅读速度,但是已经没有阅读障碍了。天色已经很晚了,但是素雅还是没有回来,河伯有些担心,他的脑海里浮现了这两天总是出没的神秘人。素雅此时已经离开ktv,走在回家的路上,却在小巷口徘徊,心中害怕,捡起了路边的一块石头。却在远处的灯光下看见了河伯,心中微暖。河伯嘴硬,说自己是为了思考如何恢复神力,素雅没有拆穿他。今天的素雅格外开心,因为素雅可以卖出石头地,就再也不用担心债务问题了。河伯让她不要被人骗了。第一次学习韩文,河伯忍不住在素雅面前卖弄一下,就在门口的墙上刻下了素雅和自己的名字。素雅没有告诉他的是,他把“河伯”写成了“河白”。为了拿到神石,河伯如愿去做了保镖,虽然很辛苦,但是河伯却没有放弃,但是武罗却说他们做的不好,自己依旧不承认没有神力的王。心情不好的河伯想要飙车,让素雅把车钥匙给自己。素雅也有点烦躁,于是就自己开车将南修利和河伯呆带到了海边散心,几人玩起了自拍。素雅在梦里梦里了冰冷的海,但是也梦到了和河伯一起游泳。醒来,却听到河伯和自己说“对不起”。

  第5集:河伯神力时有时无飞廉现身拒交神石

  江汉边,河伯一直看着素雅没有说话,脑海里想的却是停车场里发生的事情。原来几人下车以后,走在最后的河伯看到了那个一直跟着素雅的神秘男人将水倒在素雅车子里面,还松了轮胎的螺丝,想要造成刹车失灵导致车祸的效果。河伯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尹素雅,因为他想知道是不是只有素雅求自己救命的时候,自己才会恢复神力。开车回家的时候,河伯拿了钥匙,直接坐在了教室坐上。因为刹车被破坏原因,车速一直减不下来,超了好几辆车子,还闯了红灯,素雅和南修利被这惊人的车速吓坏了。河伯这才告诉素雅刹车失灵了,素雅哭着说自己还不想死。河伯没有理会两人,他故意将车子驶向有路障在修路的公路上,想要用神力让车子停下来,车子却依旧停不下来。河伯决定冒险,他将车顶的窗户打开,抱着素雅跳车,让南修利先掌握方向盘,自己找机会跳下车。素雅紧紧地抱着河伯不肯松手,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和河伯安全的躲在一个水圈里,安全着陆,南修利虽然有些狼狈,却也没有受伤。河伯让素雅报警,查到了监控,找到了那个人,原来那个神秘人是朴尚哲,之前和尹素雅发生过追尾事故,虽然事情完美解决但是他一直试这个为他的人生污点,才心生歹念。素雅这个时候才知道推自己下楼的也是他,因为素雅自己还活着,所以朴尚哲一口咬定素雅和河伯不是人。回到素雅的家,河伯心满意足的泡上了美人浴,因为河伯两次三番的救了自己的性命,素雅有求必应,连自己都舍不得吃的肉也买了不少。素雅其实不怎么会做下厨,所以最后的最后,食材都烧毁了,三人最后吃的是泡面。河伯很是不开心,在素雅的暗示下,他走向厨房,自己下厨做好吃的。素雅一开始抱着怀疑的态度,却没有想到河伯竟然做出了一桌既好看又美味的晚餐。晚饭过后,南修利就睡下了,素雅和河伯站在天台上聊天。关于朴尚哲的事情,素雅觉得自己有责任,他一直要求见自己,而自己却从不肯赴约,他患有偏执症,完美主义者,自己作为一名医生,却没有听到他的求救信号。但是素雅说自己不会觉得抱歉,因为她不想活在别人的认知里,她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申紫夜拍戏的时候太辛苦,哭着找爷爷,要求她送自己一个经济公司,被拒绝后,哭着离开,在电梯里遇到申后羿。申后羿很绅士的递了块手帕。事后,申紫夜忘了这件事,正在网上和粉丝们聊天,却被尹秘书私小窗,这才知道那手帕不是申后羿的,而是尹秘书女朋友送给自己的,所以特地来要回去。申紫夜气急,发了一段话大骂申后羿,不料发到了粉丝群里,徒惹一阵风波。昨天晚上,素雅喝醉了,河伯看着素雅撒了一晚上的酒疯,先是将睡着的南修利折腾个半死,又怕进了河伯的房间,霸占了河伯的床铺。清晨醒来的素雅发现自己才河伯的房间,又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尴尬的跑下楼。此时,飞廉来电话了,让南修利带着河伯来见自己。南修利希望等河伯法力恢复以后再去见飞廉,对于上次欺骗素雅,让她置身危险中,他依旧很抱歉,不料被去而复返的素雅听见。素雅这才明白为什么河伯昨天会和自己道歉,还给自己切牛排。素雅没有想到河伯竟然为了恢复神力,将自己置于危险中,不顾自己的性命,那这样还算什么神?南修利追上去道歉,河伯这么做也是为了早日恢复神力回到水国,而且河伯救了素雅,这是不争的事实。河伯却一句话都没有解释,让南修利带着自己去找飞廉。素雅也跟了上去,她拿着这些天河伯花销的小票,去找对方要钱,河伯没有阻止。到了目的地以后,素雅见到飞廉就晕了过去,原来这飞廉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送素雅戒指的人,飞廉当时化名安斌和素雅在同一所学校。当然,那戒指也不是什么求婚戒指,而是友谊戒指,当初飞廉一口气送了十几个人呢。等素雅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自己家了,她还以为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河伯却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她。河伯没有拿到飞廉手上的神石,飞廉说,只要武罗给了他才会给。河伯没有多加追缠,就背着素雅离开了,等素雅醒来,河伯叮嘱她一定要提防飞廉,神也不是都一样的,飞廉是爱神之背产生的,他享受背叛。河伯不知道为什么武罗和飞廉不肯给自己神石,他带着南修利打算去医院找素雅,希望素雅可以提供一些线索。可是他们感到的时候,却看见飞廉带走了素雅,河伯没有追上飞廉的车,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找武罗帮忙去追飞廉。素雅原本和申后羿约好在附近咖啡屋看土地买卖合同,不料,申后羿等了许久,素雅都没有出现,电话也关机了。素雅被飞廉带到一处大桥上,他拿出一瓶红色试剂,希望素雅可以把这个给河伯喝下去,让他暂时忘记神石的事情,他可以让素雅成为这世上最富有的人,素雅没有答应,还将试剂瓶摔碎了。为了证明河伯的神力到底有没有消失,飞廉将素雅置于危险中,等待河伯来救。河伯捏着拳头,却没有动,他不敢赌。就在飞廉想要下死手的时候,河伯说话了,他意识到武罗和飞廉一直不肯交出神石的原因是因为神石已经丢了。武罗和飞廉被戳破心事,愣在了当场。素雅终于脱离了危险。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
12345下一页

相关阅读